您当前的位置:他山之石
日本“居家养老”新举措:养老护理按需分配

作者:韦庆辛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率:3066 更新时间:2011-09-11 10:55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老健局提供的最新资料显示,日本国民平均寿命男79岁、女86岁,都是世界最长;但老龄化进度也远远高于其他国家,早在1970年日本就进入老龄化社会(65岁以上人口比例占总人口7%),1994年便步入超老龄化社会(65岁以上人口比例占总人口14%)行列。

  作为日本近邻的中国,2001年已进入老龄化社会,预计2026年将进入超老龄化社会,老龄化进度紧追日本。日本的许多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记者在日本各地采访时发现这样一个奇怪的现象:不仅街上的出租车司机大多数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家,而且酒店、商场的许多服务人员也是白发苍苍的老者。

  推出相关保险制度

  陪同记者的日中友好会馆的朋友告诉记者,由于生育观念的改变,越来越多的日本夫妻选择不生或少生小孩,而老年人却越来越多,少子高龄化是目前日本社会最显著的特点,这不仅关系到政府财政在养老方面日益增长的支出,而且也让短缺的劳动力成为经济持续发展的难题。

  年轻人越来越少,而且还要在东京、大阪等快节奏的大城市里谋生。老年人病了没人照顾怎么办?日本于2000年在世界上首推养老护理保险制度,成为养老、医疗、失业等传统保险制度之外的一项专门应对超老龄社会的一大举措,实施10多年来,目前基本成型,成了解决老年人和年轻人后顾之忧的创举。

  个人缴费比例不高

  日本厚生劳动省老健局总务课长助理森真弘向本报记者介绍说,养老护理保险制度所需费用由税金和保险金两部分组成,各占一半。

  其中税金由国家、都道府县、市町村等三级政府按比例支付,保险金由政府固定财政基金和个人从养老年金或额外缴付的保险金支付,个人负担保险金约一半的费用。

  记者获悉,目前日本的养老护理制度已较为完善,是一种按需养老护理,将需护理程度分成了不能站立、不能步行、不能脱穿裤子、不能排便、不能用餐、不能吞咽食物、不能记忆等各个级别,并按照这些不同的级别提供登门访问型、赴养老机构一日型、短期入住型、入住特别养老机构型、入住老人福利院等不同服务。

  居家养老新举措

  日本厚生劳动省老健局总务课长助理森真弘告诉本报记者,目前日本正在着手推行一项名为地区综合护理服务系统的新举措。

  具体来说,是要打造‘30分钟养老护理社区,即在距离大概30分钟车程为半径的社区内,建设配备小型养老护理服务设施的新型服务社区,推行小规模多功能型自家养老护理和登门访问看护。如果调查发现某个地区有许多的老年痴呆症患者,我们便在该地区建一个针对老年痴呆症的社区服务体系。

  记者联想到广州市各大老城区几年前就开始推行的社区居家养老,与日本新的养老护理举措有很多相似之处。

  年轻人缴纳养老保险不积极

  担心老了拿不到保险金

  对日本政府而言,养老护理保险制度目前最大的难题是财政压力的问题。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社会保障审议会养老护理保险分会日前发布的文件透露,伴随服务的增多,养老护理费用日益上升,2012—2014年度这项保险金将达到人均5000日元,2025年将达到19—23万日元。

  较少的年轻人

  支撑较多的老年人

  对于这一现状,森真弘一语中的地对本报记者说:很少的年轻人支撑着较多的老年人。

  日本共同通信社经济部年轻记者饭塚麻代不无担忧地告诉本报记者:日本政府目前财政不太景气,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在担心,等他们将来退休后能否拿到自己年轻时缴付的养老金等各项保险费用呢。

  26岁的北京大学日本籍留学生、在网上被称为在中国最有名的日本人的加藤嘉一向本报记者介绍说,过去在日本,职业流动性不大,一般人不轻易跳槽,养老保险等费用每个国民都得申请,都由企业缴纳。但是,今天在日本,流动性越来越大,今后怎么办?

  医疗保险,我母亲每个月都在日本帮我缴纳。但是养老保险金,我没有缴,我不需要,我每天都在迎接挑战。现在整个产业链都在变化,选择也越来越多,我现在赚的钱应该足够我自己养老,再说我也不知道我能活到多少岁。加藤嘉一不无幽默地告诉本报记者。

  问题与对策

  日本护工缺口大

  外国护工门槛高

  日本目前65岁的老年人已有2600多万,而养老护理人员却严重不足,目前全国只有120万护理人员,2025年对这类人员的需要将扩大到250万人。

  森真弘告诉本报记者说,培养这方面的人才,除了医护知识外,责任心也很重要,而且身体负担很重,要经常值夜班。目前在日本养老护理人员的工资待遇并不高,平均月工资20万日元。而日本国民人均月工资标准是50万日元。为此,政府日前给每个养老护理人员每个月增加了1.5万日元的工资。

  日本外务省日中经济室室长古谷德郎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日本进入超老龄化社会,老人也孤独化,养老护理已经成为一个产业,而且这个产业将越来越大。目前在日本,有关部门正在讨论是否要接受更多的外国人来从事养老护理。

  有人认为,让外国人来照顾老人,语言、文化、宗教、形象等都不太一样,还是不习惯。但日本政府目前已与菲律宾、印尼等国签订协议,将从这些国家引进一些护理人员。前提是要通过日文的介护考试,据说目前外国人通过率非常低。古谷德郎说,超老龄化带来的许多问题,日本目前也没有克服,这些问题如何解决将给中国带来许多启发。

  老人腿脚不便

  协会帮你外出

  人上了岁数,腿脚不灵便,即使有想去的地方也只好忍而不去,有时家属也不放心,还劝我们尽量少上街,这使得我们老年人的活动范围受到极大限制。为了帮助这些人,我们组成了这个名叫老年人外出介助会的团体。大阪市老年人外出介助会事务局长永井佳子向本报记者介绍说,想外出的老人只需要提前预约,再承担慈善义工的来回交通费便可实现想去商场买衣服想去看展览会想会朋友等愿望。

据介绍,该介助会依靠会员们每年缴纳的低额会费和赞助金维持。1994年成立以来,所有活动没有借助养老护理保险,而是填补了养老护理保险覆盖不到的领域。目前会员平均年龄70多岁,最高龄的96岁。该会除了协助老人外出,还办有合唱团、玩具制作坊、《空堀新闻》等,成为大阪市最具影响力的老人社团之一。

永井佳子高兴地告诉本报记者说,如果我们能够更加轻松地外出的话,该多高兴啊是我们创办之初的口号,现在这一口号已经深入人心。(作者:文远竹)

——摘自20110212日《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