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流金岁月
峥嵘岁月永难忘 坚定信念跟党走----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征文之一

作者:韦庆辛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率:3029 更新时间:2011-08-28 14:41

 

峥嵘岁月永难忘  坚定信念跟党走

 

苏州大学  秦和鸣

 

解放前,在上海、苏州、无锡、常州、丹阳、句容等沪宁一线城市活跃着一支地下力量,那就是由原华中十地委、茅山工委领导的城市地下党组织。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已历60余载,但往事仍历历在目。从青年到老年,我们为国家的解放事业英勇战斗,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添砖加瓦,把一生都献给了党,感到无比光荣和自豪!当年的地下党员现在都老了,但作为一个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回顾过去,我们无怨无悔。在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之际,现将我们的峥嵘岁月作一些简单介绍,如能对教育下一代有些益处,那就是我们的最好愿望。

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城市地下党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不断发展,不断进步,在一些大中小学、少数工厂以及一部分农村积极发展党员、开展地下斗争。大学有上海大夏大学、无锡国专沪校、复旦大学、同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医学院、苏州东吴大学、浙江大学等;中学有上海崇实中学、治中女中、弘毅中学、中正中学、无锡胶南中学以及河南自忠中学等;小学有上海制革小学、苏州枫桥小学、无锡树德小学等;还有上海中华职业学校文艺班、福利基金会儿童剧团等。工厂有上海鼎新纱厂、第二印染厂、皮件厂、常州戚墅堰机厂、协源布厂、大成一厂等。此外还在火车站、海关、医院、书店等单位也都发展了党员。从建党对象来看,主要是青年知识分子即大中学生,也有一小部分工人、农民。在武进北夏墅的国立鲁南一临中还发展了地下团员,建立了地下团组织。在丹阳又建立了党的外围组织--解放社,发展了不少社员。城市地下党先后发展了地下党员289人、地下团员67人、解放社社员70余人,送往解放区参加革命工作的有近500人。

城市地下党同志,为了一个崇高的理想和共同的目标走到了一起。我们情同手足,不分你我,同患难,共甘苦,置生死于度外,经历了重重艰难险阻,但我们意志刚强,信念坚定,跟着党一步一步走向胜利,走向光明。以前我们局限于个人的所知所见,对过去之事感觉平常,但当大家聚在一起,把每个人的事迹,特别是许多可歌可泣的事迹汇集到一起时,就深深感到我们城市地下党这支队伍很不简单,确实有很多值得自豪之处。

地下时期,我们在各自的岗位上做了大量的革命工作,主要有:参加罢课、罢工、游行示威;发传单、贴标语,出版多种小报、刊物,进行各种形式的宣传教育;搜集情报资料,运送收音机、收发报机、武器弹药、钢笔、夜光手表等物资;进行建党工作、统战工作、策反工作、武装斗争,选拔爱国知识青年送往解放区,护厂护校等。我们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出色地完成了组织交给的各项工作任务。当年,我们是战斗在敌人心脏的一支秘密队伍,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但同时危险性也极大,只要面目一暴露,就会遭到敌人的疯狂追捕和残忍杀害。可以说,地下革命工作者是把头拴在裤腰带上干革命的,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生命危险。当年,我们的同志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不图回报,不计名利,这种无私的、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下面仅举几例:

何福源同志在东吴大学求学期间就加入地下党,他家境富裕,父母已安排好他到瑞士留学,这是不少人梦寐以求的机会,但他不听父母劝阻,放弃留学,欣然接受党的指示,义无反顾地前往茅山地区参加革命。当时的茅山地区环境十分险恶,居无定所,食无定时,可以说是整天拎着脑袋在敌人的刀丛中从事地下斗争。一次,何福源和两位战友深入丹阳县后河阳村执行紧要任务时被特务发现告密,敌人派一营兵力四面包围,三人顽强抵抗,但终寡不敌众,两位战友当场牺牲。何福源伤重被俘,经历了种种酷刑,生命垂危,但他坚贞不屈,拒不说出一丝实情。后来党组织及其家人通过各种渠道,采用各种方法将他营救出狱就医。解放后何福源同志虽伤病缠身,但仍为党辛勤工作,不久即英年早逝,被江苏省人民政府追认为烈士。

同样可歌可泣的还有上海的崔太灵、冯瑞祥、方守矱三位烈士的英雄事迹。他们的任务是策动上海敌军船队起义,参与此事的人比较多,风险极大,后因一伪装进步的敌特告密,策反工作失败,崔、冯、方三位同志被捕,同时被捕的还有上海中心支部书记曾铸同志。狱中,敌人用老虎凳、鼻子灌水、电刑等种种手段逼他们招供,但他们咬紧牙关,拒不吐实,最后崔、冯、方三位同志被敌人残忍杀害。曾铸同志因无证据落入敌手,取保释放。

另外还有金光天、钟国英、郑立升、周凤翰等同志,都曾被捕并受到严刑拷打,但他们毫不畏惧,不露真言,表现出了共产党人坚贞不屈的革命气节。

以上事例,件件属实。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为什么还要旧事重提呢?一来是对几位烈士表达缅怀之情;二来是对曾受铁窗之苦今天还健在的战友们表示由衷的敬意;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是要说明在解放前那样严峻的生死搏斗中,我们所发展的党员、团员以及解放社成员中没有一人成为叛徒或特务,政治上都是可靠的,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也是非常值得自豪的。

我们城市地下党的成员,绝大多数是知识分子,不少是在高等学府就读的大学生,具有良好的学习条件和继续深造的机会;有的是中小学教师,有较为稳定的工作和栖身之所,衣食无忧;有的在铁路、医院、银行等单位工作,条件更好。这些人为什么还要冒着生命危险来投奔共产党、从事革命斗争呢?首先是因为他们看到国统区政治黑暗、物价飞涨、民不聊生,听到解放区政治民主、人民幸福,通过对比,他们内心开始逐渐倾向共产党。其次也是最重要的是教育的功劳。我们十分重视对党员的学习教育,发展党员的过程,就是结合中国革命实际学习马列主义、提高认识水平的过程。平时我们注意观察周围群众的思想动态,对一些积极要求进步的青年,通过读书会、进步社团等途径组织他们学习《大众哲学》、《社会发展史》、《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论共产党员的修养》、《辩证唯物主义》等理论书籍,爱好文艺的则组织他们阅读《钢铁是怎样练成的》等文学作品。通过学习,让他们了解当时中国的民生民情,提高对社会发展必然规律的认识,增强革命必胜的信心和永远跟党走的信念,也就是说,知识分子党员是通过理论学习认识了真理,然后自觉地加入革命的。此外,我们更重视革命的纪律和气节教育,常以先烈夏明翰的“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自有后来人”的豪迈气概来告诫自己,无论在狱中还是在刑场上都决不动摇,宁可牺牲个人,也要保守党的秘密,保全党的组织。我们每一名地下党员从入党或参加革命的第一天起就做好了准备,愿意将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全都献给党。

战争年代,我们城市地下党的同志经受住了血与火的洗礼、生与死的考验,在那斗争最残酷的日子里,不惧白色恐怖,不顾个人安危,英勇机智地投身于人民解放的伟大斗争之中,历尽千难万险,终于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19494月,百万雄师过大江,我们城市地下党主要的活动地区苏南和上海相继解放。我们怀着胜利的豪情,带着地下斗争环境中锻炼形成的革命精神,奔向祖国的四面八方,为建设新中国而努力工作。

解放后的一段时间内,由于受“左”的影响,有不少地下党员和其他地下革命工作者,受到这样那样的歧视、冲击等不公正待遇,生活坎坷曲折,但这一切丝毫没有动摇他们对党的信念,始终保持了共产党员和革命者应有的豪迈气概,不怨天尤人,不灰心丧气,不消极悲观,顾全大局向前看,对党、对革命事业始终赤胆忠心。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党拨乱反正,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行改革开放,各方面都走上了正常轨道。由于我们这些原地下党员和其他地下革命工作者多数文化水平较高,学有专长,因而有些人成为专家学者、教授、高级工程师、研究所所长或大中学校校长,有些人当上了工厂厂长、公司经理、董事长等,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各条战线上辛勤工作,发挥了应有的作用,做出了积极的贡献。令人欣慰的是,我们这一系统的老同志中无一人以权谋私或沦为经济罪犯,可以说离休后都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说明我们在革命时期发展的党员,是经得起历史考验的,这同样是十分难能可贵、值得自豪的。下面列举几个典型事例。

汪赛进同志,从事护理工作数十年如一日,成绩卓著,1997年获得国际红十字会颁发的南丁格尔奖章。获此殊荣后仍以耄耋之年,继续兢兢业业从事护理事业,以实现她“一息尚存须自奋,倾心随力报乾坤”的诺言,令人饮佩。

张秉珠同志,解放前是学生民主运动的积极分子,1945年考入浙江大学化工系,1948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2年调入国家计委,从事化工专业及国民经济规划工作,历任科长、处长、副局长、局长等职,在制订国家经济发展规划、促进经济建设又快又好发展过程中起了重要作用。由于她工作认真细致,成绩显著,被群众誉为“女强人”,曾获国家计委“优秀工作者”称号。组建中国华能原材料公司时,上级领导一致决定由她担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她曾出色完成以煤代油工程,为国家节省了大量石油,贡献很大,获华能集团“三八红旗手”、“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1990年被任命为华能集团总公司党委专职副书记。工作中她解放思想,勇于开拓,全身心投入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中,业绩显著,1991年荣获“优秀党务工作者”称号。离休后她担任华能集团总公司专家委员会主任,继续发挥余热。

周泉鑫同志,原为戚墅堰机厂电焊工,参加地下党后,在对敌斗争中勇敢机智,不怕牺牲。解放后,党首先派他到常州锻焊厂当领导。他认真经营并不断改造扩建该厂,时间不长就把这个小厂发展成为四个大厂,即常州锻造厂、常州内燃机车厂、常州铸钢厂、常州矿山机械厂,从此名声大震,成了常州办厂专家,受到众口称赞。随后党组织又派他到常州林业机械厂任党委书记,这是一个部属大厂。他认真管理,同时积极钻研业务,使产品质量大为提高并不断得到创新,有两个产品获得了全国银牌奖(当时最高奖),企业管理得到了全国质量管理奖(也是最高奖)。改革开放后,他与时俱进,很快适应了市场经济的需要,把厂办得越来越好,成了著名的常林公司,至今长盛不衰,他本人也多次受到上级组织的表彰。

王军同志,秉性刚直,遇事直言不讳。从学校调到机关工作后,他看不惯有些同志“一杯茶、一支烟、一张报纸看半天”的懒散作风,但也因此开罪了领导。“反右”中,他竟被荒唐地定为阶级异己分子,开除党籍,下放农村劳动,但他毫不气馁,身在组织之外,心却在组织之中,逆境更激发他的奋斗精神。他努力工作,同时发奋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他得到平反昭雪,自己开办了一家高新技术企业,该企业生产的某个产品填补了国内空白。

陈中行同志,一生从事教育,硕果累累,同行对他的评价极高。他带领前黄中学师生员工,“立清贫之地,展鸿鹄之志”,艰苦奋斗,勇攀高峰,仅用四年时间,就将一所条件简陋、默默无闻的乡村中学建成为全省重点中学;又用三年时间,建成为全省名校及全国文化、教育、体育、卫生系统先进集体,他的学生中有很多人考入了清华、北大等名校深造。

从以上所述可以看出,我们原城市地下党的党员,战争年代能勇敢地面对敌人的屠刀,大义凛然,坚贞不屈,视死如归;建设时期能藐视金钱的诱惑、经受得起委屈,始终对党充满感情,始终坚定信念跟党走。总之,无论何时何地,都能保持共产党员的高贵品质。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经济快速发展,人民生活不断改善,社会和谐稳定,国际地位空前提高,这一切首先感谢党的领导,使我们更加体会到中国共产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在革命时期是这样,在建设时期同样如此。我们党奋发图强,与时俱进,将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实际相结合,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也形成一套比较成熟的理论体系。全国各族人民紧紧团结在党中央周围,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辉煌的成绩,奥运会、世博会成功举办,神州七号遨游太空,成功应对金融危机、抗震救灾快速高效、高速铁路世界第一......这一切都应该归功于党的正确领导,也证明我们选择的这条道路是正确的,我们一定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当年的城市地下党员现在至少有三分之一已过世了,目前在世的绝大多数超过80岁,少数已90岁以上。我们活到今天,看到盛世风貌,十分高兴,也十分安心。我们虽然离休了,但“只有离休的干部,没有离休的党员”,我们会永远跟着党,发挥自己的政治优势、经验优势与威望优势,关心党的事业,关心国家大事,关心下一代的成长,在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中建言献策,帮智出力,发挥余热。

 

 

20115月于苏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