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老有所乐
钟枚:情定摄影七十载 鲐背之年绘幸福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率:524 更新时间:2014-10-12 14:36

 

钟枚,男,19254月生,浙江杭州人,苏州大学离休干部,原江苏省摄影学会理事。钟老虽已89高龄,但耳不聋、眼不花,精神矍铄,思路清晰。他是新中国首批摄影记者,酷爱摄影,走到哪都身带着相机,时刻不忘把生活点滴和社会现象用纪实的方式拍摄下来。七十多年的摄影经历、众多历史纪实的摄影作品、健康和谐的生活之道,不禁让人对他肃然起敬。

钟老的摄影生涯几经波折。1947年,他在国立上海商学院读书时,就对摄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便央求父亲给他买台相机。也许是因为很少跟父亲开口要东西的缘故,父亲爽快地答应了。于是他立马行动,买了台最便宜的,但也要100美元,德国蔡司牌,是一台折叠式相机,真正是如获至宝!从那一刻开始,他便与摄影结下了不解之缘。当时,上海出版了一本摄影刊物叫《中国摄影》,它是摄影爱好者的良师益友,对提高摄影技术、增长摄影知识起到了重要的作用,钟老自然成了它的忠实订户。一天,父亲交给他50万元法币,并再三叮嘱他交给母亲作为生活费用。钟老在等电车回家的路上,忽然看到一个报摊上挂着新一期的《中国摄影》,而他的作品“鸟语花香”赫然刊登在首页上,是月赛的第一名,当时他的高兴和得意劲儿就甭提了。虽然是订户,但他还是掏出4000元法币买了一本,先睹为快!一上电车,他便迫不及待地仔细阅读,下车后才发现口袋里的50万元法币不翼而飞,无疑是窃贼趁他走神之际挖了他的包,这真是应了一句老话——乐极生悲。父母虽然没有严厉斥责他,可每当回想起此事,钟老仍内疚不已。解放后钟老参了军,家中的几十期《中国摄影》都送给了邻居,但唯独那本多买的第五期《中国摄影》还珍藏着。六十七年过去了,每次看到它钟老都感慨万千。

 

 

(《鸟语花香》 钟枚摄于1947年)

 

1955年,钟老来到部队工作,当了文化教员,生活紧张而充实,无闲顾及摄影,但那段时间他结识了一生的挚爱——王迪老师。当时他囊中羞涩,为给王老师买只手表,他决定放弃自己的爱好,忍痛卖掉了心爱的相机,王老师知道后感动不已。1956年春节,两人喜结连理。近六十年的风风雨雨,两人相濡以沬,恩爱如初,对子女管教有方,子女也非常孝顺,家庭很幸福。最近,在湖西社区工委举办的寻访湖西“幸福家庭”活动中,钟老家庭被评为“和谐家庭”,真乃名至实归。

1963年,钟老从部队转业并被分配到当时效益不错的徐州贾旺煤矿,从事教学行政工作,但因为对摄影钟爱有加,总觉得该项工作不太适合自己。经过认真考虑,他给当时的江苏省委第一书记江渭清写了一封信,说自己有摄影技术,希望能在合适的岗位上发挥更大的作用。信发出去后很快就有了回音,贾旺煤矿所属的第一工业部把他安排进了《徐州日报》社工作,于是钟老成了一名记者,又正儿八经地拿起了相机。从此,他再也没有离开过相机,没有离开过他钟爱的摄影事业。

今年上半年我们去拜访他,老俩口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聊到摄影话题时,钟老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小心翼翼地拿出自己八十寿辰时出版的一本个人摄影集给我们看,从解放前开始至他耄耋之年拍摄的照片都在其中。这本影集承载了七十多年的往事,弥足珍贵!近期《嘹望》杂志上刊登的六十年前南京市的四张相片,就是选自于这本影集中。令我们诧异的是,钟老至今还保存着刘少奇、胡耀邦等众多领导人照片的底片,即使在动乱年代也没有遗失、损坏,真是不容易!每一张照片的背后都有它难忘的故事,对钟老来说如数家珍。在他的相册里,有反映大炼钢铁年代的,有“囤粮”,“沙荒变果园”,还有“老矿工”,“学雷锋”,“淮海战役烈士纪念塔上的三吨重浮雕准备起吊”,等等。看到这些照片,让我们不禁回忆起那个久远单纯而又充满激情的年代。谈起自己的摄影理念,钟老认为,相机不是一种消遣工具,而是用来纪录生活的,它既可以赞扬真善美,又可以批判假丑恶。一名合格的摄影师一定要亲临现场,记录真实才是第一位的。

 

 

(《南京新街口》、《紫金山天文台》、《中山陵》、《华东军大》,钟枚摄于1949年)

 

 

 

(朱德、刘少奇、胡耀邦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江苏徐州视察,钟枚摄于1958年)

 

岁月如梭,斗转星移,钟老的拍摄内容也随着时代的变迁、工作的变动而发生着改变。他拍摄过水乡古镇里小人物们的生活场景以及即将逝去的百姓用品等;拍摄过当时人民桥上建的廊桥、石路开发的步行街、轨道交通一号线星海广场站的地下部分等等;还用镜头记录过医疗教学、科学研究所需的“肾移植”、“断肢再植”等图片,用摄影服务医学事业。他说:“这辈子我参过军,教过书,当过记者,做过杂活,也在食堂里卖过饭菜票,但照相机一直陪伴着我。七十多年的摄影生涯,有过许多得奖的作品,但最重要的是摄影让我活得更充实,通过摄影我感悟了很多,最重要的是做人要真,而摄影作品恰是人心的真实写照。”

2005年,钟老搬到了苏州工业园区湖左岸花园居住。新加坡式的小区设计,高达50%以上的绿化覆盖面积,错落有致的动线空间,小区里的每个角落,春花、夏雨、秋叶、冬雪,孩子们的笑脸,老人们的晨练……都成为钟老的摄影素材。而小区旁边美丽的金鸡湖,更成了钟老每天的“必修课”。 活到老学到老,钟老认为,人老了不要紧,但要跟上时代的脚步。摄影之余,他学会了用电脑上网、发Email,老式相机也换掉了,改用数码相机,每次拍摄的照片都要发给亲朋好友,和大家一起分享拍摄收获,感受时代变迁。

 

 

(《圆融天地间》、《幸福瞬间》、《无眠》,钟枚摄于2009年)

 

     今年715日,在纪念苏州工业园区开发建设二十周年居民主题摄影展中,钟老提供的照片完整地呈现了园区近十年来的开发建设进程。从星海生活广场、环球188、交银大厦到近期的苏州中心建设,从基坑开挖到出地坪,从项目封顶到正式开张,记录了一个个园区地标的落成,反映着园区居民的生活变迁,这些照片是园区开发建设二十周年以来的宝贵资料。如果说记忆是一条长河,那么这些相片中的一个个情景便是点缀着长河的星星,熠熠生辉。

钟老的生活因摄影而丰富多彩,因摄影而绚烂缤纷,愿他的心中永远洋溢着这份幸福与喜悦。

(文字整理/张靖  摄影/钟枚)